欣于所遇,暂得于己

喻文州,幸村精市,喻黄以及其他

说得实在是太好了,不得不转。

扯之前先说句,我心不太干净,个人意味浓重,分析人物一般往最坏的里分析,如果怕毁了这俩人(特别是喻文州),别看了。

开始看全职喜欢喻文州,站队站的喻黄,但总归感觉有哪里不对劲,这份感情如果真的成立立在爱情两端的人他们是不对等的。凭什么黄少天就要仰视喻文州,敬他为队长,还死心塌地对他好,甚至要把私生活都奉献出来?何况喻文州至少在表象上是逼走了魏琛,黄少天一看就是重情重义能两肋插刀的那种,怎么可能转头就对一个手残摇头晃脑?

后来我想,也许是黄喻。至少在这段感情里黄少天要成为主导方,这样才能勉强达到一种平衡。

原文里有句话说得准,叶喻是天生一对,黄喻说实话不是什么灵魂伴侣,但时间可以弥补这点。喻文州这个人说得好听点是心脏,说得不好听就是处心积虑工于心计,天生的没办法。再看看黄少天,开始不觉得什么越到后来越觉得他其实也很两面,人家卖得一手好蠢心里清明着呢。我觉得他可能是天生性格里有点这样的倾向但因为他十几岁就碰到了喻文州,并且从此再未分开,黄少天性格里隐藏的一面很有可能是受了喻文州的影响。看看小卢像谁就知道。

至于原文还提到的黄少天对喻文州的那种服从是出于对自己的保护,有点意思(黄少天去帮叶修瞒着了喻文州),很可能一开始是这样(所以喻文州真的是个狠角色)但久而久之它会成为一种习惯,最初是为了什么反而忘的干净了。

再讲喻文州。黄少天喜欢上喻文州,难,但喻文州喜欢上黄少天这可就太容易了,我是不认同喻文州心里讨厌黄少天这种说法的,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容易相互吸引,黄少天情商怎么说都不及喻队,体会到这一点也要很久以后了。队长副队长的安排也很耐人寻味,魏琛也是个明白人,他偏心黄少天,但如果让他当了队长日子肯定不会好过,黄喻关系的建立也要在喻队黄副队的基础上。喻文州一向主次分明,他想要的向来没有得不到的,没手速打荣耀放舆论宣传上是“一个励志的故事”,实际上呢也就是在说喻文州野心不小。咱撇开热爱这种虚的东西啊,这放喻文州身上行不通,他肯定不会因为热爱就放弃前途的——他不是这种人。反过来连不擅长的都能做到这样,别的呢?如果喻文州不打荣耀?所以喻队黄副队的配置是有必然性的,不得不这么做,就算一开始没这么做总有天会改回来的。喻文州在黄少天身上会第一次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对方虽然不及他但好歹是一个层面上的,有参考价值,黄少天会是喻文州渴望成为的但无法成为的。我猜他自己不会太喜欢这样的自己。所以他才会喜欢黄少天,并且久而久之,他会发现这种喜欢已经变得深入骨髓无法割舍,他会潜意识里觉得黄少天是他的,不能是别人的。

不管怎么说,黄喻之间是存在引力的。没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不是个甜的故事,但还好也不是个坏的故事。至少它看起来能长久,叶喻再灵魂伴侣也敌不过一个死去的苏沐秋,这俩人都倔谁都不肯让着谁的。黄少天总得来说还是个挺好的娃,有小心思也还算干净,他要是对谁真心那就必须得掏心掏肺,黄喻一起过日子会让喻文州开心一点。

……所以这对好复杂不容易写的好吗!乐乐大孙心思就多好猜,一路都是HE,生孩子就要生这种坦荡荡的活宝!

……不过话说回来,最苦的还是叶修,没得说,最好的已经死了,他是注定要一路be到最后的(除非大眼能拉他回来,这个下次有机会再说)

夏殇:

(只是一些私心想法和胡言乱语)


(本来只是想写一点人物观感,到后来夹了太多个人情绪)
 


时音:



其实是之前的一段聊天


黄喻相关,至于叶喻是天生一对却无法长相厮守的部分我已经说烂了,就不再扯了


//


 


就像我觉得喻文州一度恨过黄少天,这也是个说出去就会被乱棍打死的念头(。


  


我觉得他俩都曾经恨过对方……之于黄少天对喻文州,这个人从很多意义上来说逼走了自己的老师;之于喻文州对黄少天,他的亮、优秀、咄咄逼人,不容有他。何况黄少天还让联盟禁了语音。何况喻文州的缺陷使黄少天不得不放大自己机会主义的那一面。……十七八岁那种很尖锐、很纯粹的年纪,他俩没恨过对方才是扯淡。


 


他俩之间的恨意注定体现在方方面面,只能是压在心里,不流于表象,总会有一个缺口决堤,爆发出来。这个缺口,我个人偏向于已经出现过,但他们可以彼此磨合、弥补,才有了今天这样的默契与深厚。——他们恨,磨合,弥补,爱。这个过程其实很迷人,不过没人写得出来。


 


这是一个……逐渐变得对一个人坦率的过程,互相打磨棱角的过程,非常的迷人。


就算是我俩这么咨诹善道的,也写不出来。


 


黄喻不是天生一对,他们胜过天生一对。他们可以有一种“认真地和这人往前走”的感觉,是可以归于静寂、依旧温和燃烧的状态。





昨天晚上回家路上看到这篇文,,顺口跟身边的基友讨论了一下,基友说她一直觉得黄少天跟叶神的关系都比黄少跟喻文州的关系好——于是才发现觉得他们之间关系微妙的一直不止我一个。虽然是喻黄党也很喜欢在被其他CP虐了之后随手搜几篇tag是喻黄的文疗伤,但看原文的时候某些描写总让我止不住想起那篇立海大阴谋论<--也或许只是个人喜好的原因更喜欢在感情中加上一些沉重的东西,即便看文还是最喜好傻白甜。




先说喻文州。




全高原文四大心脏,脏的风格都不一样。如果说肖时钦是因为队友实力不济,又恰好自己有那份脑子和上进心,于是在场上计谋百出,平日生活里可能只是开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张新杰是性格所致本能性的逼迫自己算清场上的诸般形势;叶神在荣耀位面是纯粹的极致热爱又争胜心强,于是钻研出各种或花哨或实用无下限的打法,生活中是不遵循社会潜规则的极致坦诚才让人觉得心脏可怕(<--关于叶神,从他们兄弟俩都想要逃家,以及叶秋表面恪守规礼但内心一样桀骜不驯来看,觉得他们家庭背景可能是需要他们用虚伪圆滑的那一面来应对周遭环境的,而叶神的那种几乎引人憎恨的坦诚则是对这种虚伪的家族性格的一种愤世嫉俗的反叛);那喻文州给我的感觉就是他是所有人里面唯一一个会真正对场上场下所有事情都殚精竭虑的人。




大概是那种对什么事情都会多想一步的性子,对周围的人和事缺少一种天生的信任感,总是以怀疑的眼光看待周遭一切。永远不会放心地去依赖谁。想要达成的目标一定是不惜一切代价步步为营。有看穿别人心思的能力,但却会把自己置身事外,就算看清一切也会站在旁边任众人怪力乱舞,他只在旁边呵呵温柔的笑着,直到有了把握最终一击必杀。习惯性地掩饰自己真实的想法,因为觉得暴露出来会不安全。如果他是一个君主,那一定是在人前风轻云淡优雅自如,在一个人孤独的深夜里却殚精竭虑油尽灯枯(对,我说的就是冢不二那篇《当时》里的不二)。如果把他平移到网王位面上,那他就是那个被雪藏到最后,然后被正义的,快乐的,直率的,勇往直前的,对梦想纯粹着燃烧一切热情的热血少年使者一击必杀的反派大BOSS幸村精市。




(以喻队和幸村双重本命的名义起誓,以上所有描述就是我喜欢的人物的样子不带半点贬义)




——就连“在喜欢的事业上有致命缺陷”这一点他都跟幸村很像(他的手残和幸村不知何时会发作的病)。他们都不是可以无忧无虑享受青春少年理想的人,他们身上都背负着某种沉重的东西,而他们对各自目标近乎偏执的执着又让他们无法脱开这样的沉重。就是这种沉重让他们习惯于步步为营。在我脑内的叶喻桥段里,总是会有叶神对喻队说:“什么事儿都想那么多,你累不累啊。” 而喻队会温柔笑着回一句:“我跟你不一样啊。” 而叶神会懂,就像他会懂张佳乐一样。(插一句叶喻。叶喻那种天生一对心有灵犀的感觉,可能就是叶神那张坦白到令人讨厌的嘴,拯救了喻文州的那种疲惫。喻文州或许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本能性地靠自己的“多想一步”来获得优势或是安全感,而叶神因为可以看穿一切,所以会把喻队做的这种心思变成徒然。喻文州在了解这一点后,也许就会在这一个特别的人面前解放自己——反正无论怎么像也会被看穿,不如胡乱过日子,就像独孤九剑一样无招胜有招好了,指不定这样还能偶尔把叶修搞得手忙脚乱,平添一些生活情趣。)




以及觉得喻队一定是既坚韧又脆弱的人。脆弱在于他敏感的天性让他会在许多时候察觉到别人态度里微妙的一点轻视,而坚强在于他会用自己的内心来化解这样的伤心。他的伤口是不会让别人看到的,别人看到的永远只能是他温柔优雅的表象。




话说喻队为什么会选择打电竞一直是一个我百思不得合理解释的问题。他那么理性而心思深沉的一个人,却在人生有无限可能性的时候选择了一项可能自己永远无法成为最优秀的那一个的事业——我可以想象黄少逃课打游戏,然后再遇到一拍即合的人之后凭一份打平天下的少年心性投身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但这样的画风真的不适合喻队。就像之前说的,感觉他是一个在生活中都会步步为营的人,而他是在什么状况下选择了电竞,真难想象。




——而我又偏偏觉得只有解释了这个问题才能解释喻队的很多心思。




然后关于黄少和喻黄。




在我心里,黄少一直是一个心思很深很深的人。他会说很多很多话,但从他的话里你听不到半句重要的信息——如果那个信息确实重要的话。掩藏自己真实的心思已经是他的本能,他甚至更进一步地用“话唠”这个属性把自己这种掩藏真实的性格完美地遮盖起来。直觉出乎意料地灵敏,可能会比所有人都更早地察觉某些东西,但他如果觉得不合适,可以把他察觉到的东西埋在心里很深很深,然后从头至尾冷眼旁观事件的进程——虽然很像喻队,但他和喻队的不同在于,喻队在察觉之后会算计清楚一二三四的后续进程,而他会只是把事情埋在心里——他有在任何突发状况下都第一时间选择最好的策略,以及实行最好的策略的才能,而喻文州没有。所以喻文州需要步步为营,而他不需要。因此他的人生看起来比喻文州轻松许多——这大概就是很多的“黄少天,你是我生命中的太阳”这样设定的来源吧。




以及他的灵气逼人才华横溢——可能是被喻文州这样的人第一眼就标为“敌人”的存在。喻文州对他的态度,可能就像是幸村精市对越前龙马的态度:“我忍受了那么多痛苦,踏过几乎被常人认为是不可能的障碍,才终于能站在这里,凭什么你就可以那么快乐毫无顾虑地打网球(游戏)?你的网球(游戏)里缺少任何沉重的东西,你根本不明白这样东西的意义,那就让我来教导你吧”——这样子。




所以他们之间互相的心防感觉十分微妙。我相信如果论心有灵犀互相看穿的话,喻黄之间不会比叶喻之间差——尽管黄少看起来是个直率单纯的家伙,但他们两个之间实在少了一份坦诚。可以想象如果他们之间有了问题,叶喻之间可能只用一个眼神就能了解对方的想法然后不动声色地把问题解决掉,而黄少天可能会趴在喻文州旁边讲很久很久无关紧要的内容,仿佛他神经大条得从头至尾都不曾察觉那个问题一样。在全高原文里面,感觉最微妙的一段就是喻文州跟黄少天说我要和叶修的散人PK,然后黄少天,拿着他的剑客,跟叶神说我的队长要和你PK,然后他让出了位子,看着喻文州,拿着他的剑客,跟他最想对战的对手在他眼前PK。




——如果是很多文里那般没心没肺的黄少天,情节大概应是“队长不要不要嘛你先让我跟那个叶不修PKPKPK一下好不好剑客这个职业我比你了解我会逼他使出更多绝招的队长你就在旁边看你比我擅长分析你分析给我听那样我们不是就有更多机会赢他了吗你先让我跟他PKPKPK一下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这样。而黄少天面对喻文州时候向来微妙的话少,沉默,乃至永远仿佛带着骄傲口气的那句“我们队长”,仿佛是在跟喻文州说,我服你,敬你,所以你不要总是来窥探我心里的真实想法。如果说他跟叶修是两肋插刀上刀山下火海的江湖走一遭,那他对着喻文州的乖巧沉默可能就是他在喻文州身边感觉不安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说出什么话会让喻文州彻底掌握了自己真实的心思(论喻队的推理能力有多可怕——就看他从春易老的三言两语中就分析出君莫笑是叶修,毫不觉得惊讶这一段就看得我如坠冰窟。如果平移到柯南位面,他一定是那种跟柯南合作了一个案子——甚至没有跟柯南真正合作过,而是从跟柯南合作过的手下的三言两语的汇报中,就能推理得出柯南=新一那样的人),所以他不说话,对喻文州乖巧地服从,就是在用他自己的方式绕路,躲避,以至于用示弱的方式来拒绝喻文州对他的心理扫描——我敬你,服你,所以你不要来怀疑我,考验我,这样的感觉。




这样微妙的拉锯是我所喜欢的感觉。之前说觉得喻队跟幸村很像,但因为黄少天的出现,他的世界终究没有变得像幸村那样阴冷,孤寂,凄厉(<--对于幸村这个人也是自己胡乱的理解)。在我心里,一个纯粹干净的天之骄子黄少天是没有办法理解一个角落里孤独地偏执的喻文州的。唯有两个人有着相似的心境,才能那样步步扶持,让喻文州不拒绝场上黄少天的回护,让黄少天在场下放心地把话筒交给喻文州。有时候觉得让黄少天做喻文州的太阳对于黄少天也是一种不公平,没有人有责任背负着另外一个人的理想走下去,唯有理解真实的彼此——无论是相同的部分还是不同的部分——才可以不管在怎么样的境遇下都坚定地并肩面对吧。看网王时从来不喜欢真幸,原因就是觉得那么耿直的,觉得整个世界都应该是一片堂堂皇皇仿佛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的皇帝真田,是没有办法理解经历过生死淬炼,心里有诸多阴冷残酷的弯弯绕的幸村的;而幸村对于真田的放纵,感觉就是在放纵一个没有经历过那么多痛苦坎坷的那个单纯的自己——即便他们一起走过那么多年,但终究没有真正互相理解过,所以只需要一场比赛,就可以站到对立面,并且愈行愈远。




——幸村的14岁孤独走过,而幸好喻文州的14岁遇到了黄少天。他们之间有机会在那么长的岁月里互相理解,有那么长的时间可以玩那种猫捉老鼠的游戏,甚至于在场上那么多千钧一发的瞬间来考验他们原本被深藏起来的真实的心思——他们有很多年可以去吵架,然后和好,在痛苦的碰撞中寻求互相和解的可能性。他们不是一定要和解的,但是在全高背景下我又格外相信老妖怪们神准的眼光。魏琛那么喜欢黄少天,但他既然把喻文州留了下来,让喻文州成了在蓝雨里比黄少天还要重要的人,那他一定是知道他们两个一定可以成为联盟中最坚定的战友,并且在所有分歧过后一起把蓝雨领上辉煌。




其实有时候会觉得喻文州可能会对黄少天怀有某种歉疚——如果不是他的手残,凭黄少天的性格,凭他的手速和本事,黄少天一定有机会成为比现在更为耀眼夺目的一个剑圣吧。




——但世界上的事谁又说得准呢,也许不是喻文州,蓝雨就会没有那么强力的战术大师了。




总之其实是觉得每对CP在每个人的心里变成什么样子,大抵是跟那个人心中原本对感情的想象有关系的。上面某些段落若我站在客观第三者的角度上看,也许会觉得这个作者是在表达对喻黄的不屑,就像立海大阴谋论推翻了真幸也推翻了立海大团结的表象一样,但我知道自己是喜欢喻黄的。只不过在我眼里强者的感情一定不会很简单,因为既然是强者,比一般人站得高看得远,那他们的心里也就会想得更多。这种不同意识形态的碰撞和融合从互相提防到信任的过程,正是强强间最迷人的部分。所以是私心给他们之间的感情加上了一些沉重的部分。以上。

评论 ( 2 )
热度 ( 438 )

© 莫林格 | Powered by LOFTER